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东北法制网,实现法制中国梦!
当前位置: > 综合新闻 > 正文

等了8个月,注册商标的人终于等到了纸

时间:2016-05-24 10:50 来源:腾讯 作者:总编 阅读:
 

缺纸事件的荒诞程度,让人以为背后有深意

一直以来,都有一种观点,认为国内的政府机构,办事效率虽然不行,但总比欧洲某些国家要强得多吧。希腊常被拿来举例,说中午吃完饭就找不到人了。但这个观念,现在恐怕要改一改。

本以为因缺纸而停发商标注册证,是部分媒体断章取义,后来工商总局坦率承认,确实是没纸了,采购过程出了问题。

工商总局承认媒体报道属实工商总局承认媒体报道属实

“商标注册证”,对很多人来说非常重要。它是商标权的证明,也是一些法律维权时的证据。由于工商总局迟迟不核发商标注册证,直接导致部分电商和实体超市将一些品牌下架,不少商标侵权案件也不得不搁置下来。

这个东西越重要,越凸显有关部门反应迟滞的荒诞。有那么多家企业在催,有那么多家中介机构在催,8个月,愣是一张不发。以至于有人提出疑问:工商总局缺纸事件是不是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其实无算计,就是单纯地不重视

怀疑缺纸背后有阴谋,那么这个阴谋最可能是什么呢?按照惯常套路,人们首先怀疑这是不是主动创造寻租空间啊——可以办的事,就不给你办,或者拖拖拉拉地给你办,你应该能立马反应过来,懂事一点、主动一点了吧?

但这件事还真不是这样。据一位长期浸淫在商标注册代理行当的中介介绍,在最开始不核发商标注册证时,他们也“想歪了”,走关系后发现没用,证书还是拿不到。

有人调侃工商总局,说国家经济形势不容乐观,造纸业崩溃了,所以他们无纸可发。这确实有点冤枉工商总局了,工商总局需要的纸,不是A4纸,而是具有防伪功能的特制纸,市面上很难买到,需要招标。

这次是真的没纸了。从中国政府采购网上可以查到,2016年1月14日,国家工商总局办公厅资产处发布“商标注册证采购项目采购公告”,表明要采购300万张专用纸。

截图来自中国政府采购网截图来自中国政府采购网

但是,纸是去年8月就没了,直到1月中旬才开始着手采购,这中间的4个月都在干什么?直到媒体4月份曝光,工商总局才赶忙回应和道歉,并在一个月内,处理了积压的60万份申请。

这件事背后,没有任何阴谋,他们完全有能力及时处理,但责任意识和服务意识为零,拖沓8个多月,完全是以往作风的延续。

一纸商标注册证,多少心酸泪一纸商标注册证,多少心酸泪

2014年5月,工商总局商标局内部系统瘫痪,这一瘫,就瘫到了当年的9月。这4个月内,没有一个人拿到商标注册证。据商标代理机构人士推算,若按照平常申请量,从5月到9月,至少有70万件申请因“网络故障”无法及时受理,至少数万小微企业因此蒙受损失。还有律师说,“如果没有证,我去地方工商局投诉别人侵犯我商标权,但拿不出注册证来,大部分地方都会很教条地说,那就等证发下来再来投诉吧。”

不要觉得颠覆三观,类似的事还有很多

不止工商总局,“缺纸”这个梗,其他部门也用过。河南、贵州等地的一些新生儿,无法办理出生医学证明,以致无法上户口。而医院的解释是没有专用打印纸了。原来,在2014年初,国家卫计委启用了新版出生医学证明,比旧版增加6项防伪技术,由卫计委统一印制,再逐层下发,最后发到医院手上。用完了,再逐层向上打报道,反正你就等着好了。

去年3月,河南媒体调查发现,全省待办护照积压问题严重。什么原因呢?没纸。居民普通护照都是由公安部统一印制,然后公安部把印好的空白证件下发到各地公安部门,再由各地添加信息印制。郑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表示很无辜,这也不是他们可以解决的问题。

总之,这一类事件,刷新了人们对某些政府机关行政效率的认知底线。

不要指望任何国家的政府部门雷厉风行,但国内有两个特色

冷静一想,不管在哪个国家,都不要指望其政府部门能像企业一样,做事雷厉风行、事急从权。不管是什么政体,在当下这个时刻,也是市场上某种服务的唯一提供商,没有人和它竞争。所以,它的表现往往就是暮气沉沉和低效,这是内生性的特点,本身没有意外。

基于这一特点,关于政府权力限制的共识是:1、权力要尽可能得小;2、权力要尽可能分散;3、政务要尽可能公开。我国政府反复强调要“简政放权”,也是这一套逻辑。

但谈到某些政府部门效率低下,国内的情况确实更加复杂些。这是由两个特色造成的。其一,没有反制手段。这一缺失主要指两方面:内无考核(做不好不会被裁员,做得好也很难被提拔)、外无压力。

“内无考核”这一点,话不能说得绝对。因为很多政府部门内部,其实是有考核和绩效的。但我们所说的考核,是基于聘任制度的考核。就在昨天,云南德宏决定招聘聘任制公务员,年薪最高可达42万。但能不能拿到这么多钱,能不能续聘,是根据年度考评结果来定的。在这样的考评制度下,缺纸缺八个月,这样的事就很难有空间。

第二个特色是,某些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低,其实是一种筛选手段。前段时间,非京籍儿童的家长,做了一件让人痛心的事。他之所以这么做,完全出自走投无路的绝望。让他绝望的是“5证”:非京籍儿童在北京上学,必须具备在京暂住证、住所居住证明、在京务工就业证明、户口所在地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、全家户口簿。这5证看起来并不难办,但在实际操作中,据很多家长反应,“5证变28证”,甚至包括父母双方所在单位营业执照、房租完税发票、流动人口婚育证等,反复折腾你。

有关部门当然知道,这么繁琐的手续,必然造成效率低下,会让孩子错过入学的时间。但如果在这件事上谴责它低效,则完全没有意义。因为它要的就是低效,不方便直接说,我不想让你的孩子上学(以达到驱赶你的效果,控制人口),所以就用低效所制造的层层壁垒,让你望而却步知难而退。
 

对于这一套逻辑下的“政府低效”,如何处理就变得非常复杂,它是一系列政策的连锁反应,如果不从源头打破某些职能部门的心魔,很难从低效变成高效。

 

新华社和人民日报,都点名批评了缺纸事件,说缺的不是纸,是责任心。我们可以发现,有些地方政府要求,公务员周六也得上班。实际上,把公职人员搞得看起来很忙,一点用没用,还是想办法提高效率吧。

 
 

(责任编辑:总编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